又美又傷感的一首《我的紅顏知己》,唱出多少無奈!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男人A說:「紅顏知已是一種在精神上高於妻子的愛情形式,一種不能生活在一起的思想情人,一種靈魂交流勝於肉體交流的精神伴侶。」

  男人B說:「一個男人,假如生命中有一個刻骨銘心愛你的女人,又能有一個心有靈犀懂你的女人,夫復何求?」

  男人C說:「紅顏知己全是些絕頂智慧的女孩,她們心底里最明白:一個女人要想在男人的生命里永恆,要麼做他的母親,要麼做他永遠也得不到的紅顏知己。」

  這便是男人們對紅顏知己的大概定義了。

  有網友提出一個問題:為了什麼這個女人要想在這個男人的生命里永恆?為什麼她願意做他的所謂思想情人?為什麼?

  女人A說:「一個女人如果她真的「想要在一個男人的生命里永恆」,那麼一定是因為她很深地愛著那個男人。愛到無所謂男人對她怎樣,無所謂可以在男人那裡得到些什麼,無所謂男人其實已經有嬌妻稚子,而愛是無法自拔的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女人B說:「女人是沒有辦法同時愛幾個人的,沒有辦法既做你的紅顏知己,又做他的親密女友,還要為自己去找一個或者是維持一個體面的婚姻。(除非那種在茶餘飯後才想起你來的人也可以做你的紅顏知己,那麼請先修改對紅顏知己的定義吧。)於是,如果女人願意要成為男人的紅顏知己,那麼她一定先是在自己心裡愛上了那個男人,而這個女人的笑容後面一定有淚水,一定有。你以為女人不哭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嗎?當老婆可以在那裡肆無忌憚涕淚橫流的時候,你怎麼會知道,紅顏知己的不哭,又是怎樣的代價。適可而止,拿捏分寸,進退有度,「不給他深情,不給他感到你會愛上他」,太過分了,這樣的要求。」

  女人C說:「男人從來不會從女人的心情和立場去了解女人。他們一相情願地認為紅顏知己就應該是永遠輕靈灑脫,熱情歡快,既了解又同情,既安慰又溫柔,既靠得很近又不會來給你添麻煩。可是,當女人終於要去面對自己的人生時,她要去哪裡找你?是在你家的飯桌旁?在你攜子女出遊的路上?還是在你老婆哭哭啼啼的枕邊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還有網友提出:「紅顏知己可不可以吻那個男人呢?不知道所謂的「恪守界限」的界限是劃在哪裡了?握手?接吻?還是更進一步?而吻了以後,你又要紅顏知己在這無望的愛情里如何自處?」

  男人A和女人B同時說,紅顏知己在頭疼腦熱的時候可不可以去找那個男人呢?不過我估計是不可以的,因為他們的關係是天馬行空的,與凡塵俗事無涉,紅顏知己當然只有知趣些,自己照顧自己了。

  男人B和女人A同時說,優秀而有智慧而堅強獨立的女人是一定有的,也一定有一些真的做了那些同樣優秀的男人的紅顏知己,但是,再怎樣的女人,那顆心也還是苦的,是沒有辦法瀟灑的。而一個真正成熟理解的男人,是不會因為有這樣的女人在側而沾沾自喜的,他的心會因為深深的了解和同情,而覺得無奈覺得同樣痛苦和無以自拔。他們之所以最終選擇以知己的方式彼此牽連,只是因為太多的無奈和愛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男人C和女人C同時說,紅顏知己的理想永遠是最傳統的:想要一個男人,她可以在他面前肆無忌憚地哭,可以在黑夜裡對他喃喃細語,可以在光天化日下挽著他的手走路,可以在他心裡永恆。而紅顏知己基本上是得不到這些的,如果她命中注定成為一個男人的紅顏知己,那麼她除了可以用那虛幻的「永恆」來安慰自己外,她要忍受所有的傷痛,同時要記住笑得更燦爛。

  綜上所述,紅顏知己就是心和心的融合,沒有身和身的親密接觸。